聖週:主,我願跟隨您

聖週:主,我願跟隨您

上個星期日是棕樹主日,是耶穌基督進入耶路撒冷的日子,也是基督在塵世間最後一週的開始。我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長大,我們稱這星期為「聖週」,因為這星期的每一天都有與救主重要的連結。我們以前會在這個星期的某幾天晚上去參加特別的服務。小的時候我就覺得這種感受救主與祂門徒的方式很令人印象深刻,讓我深刻記住救主在塵世最後幾天所發生的事,及這些事件對我的意義。 行走您正義道路 我一直都在想,和主的門徒一起肩並肩行走的感覺到底如何。當祂對船中的人伸出雙臂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我覺得這些人真是勇敢,放棄他們熟悉的事物,但也見證了超乎想像的奇蹟。那也是有代價的,他們目睹了他們的主與救主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一位母親的心聲 : 祈禱大有功效

一位母親的心聲 : 祈禱大有功效

親都知道當媽媽的辛苦。我已經當了兩年的母親,至今仍為此身份感到掙扎。你可能以為「得心應手」放在我身上再好也不過了,但其實不然。孩子會難過、生氣或受傷,但我並不是總是知道為什麼,有許多事真的一點都摸不著頭緒!要在母親、妻子、自己、女兒、朋友、教會領袖中取得平衡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多時候我被所有的責任壓得喘不過氣,也覺得自己常常好幾個星期都在原地踏步! 我是喜愛閱讀的人,有時候在想,讀了越多親職教養的書,可能越知道該做什麼。我也喜愛計畫與整理,有時認為計畫生活中的每分每秒就會更得心應手,但是誰想要他們生活中的每分每秒都被計劃呢?那樣的生活一點樂趣也沒有。

我的生活 : 在耶穌的手上

我的生活 : 在耶穌的手上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 (俗稱摩爾門教)一位領袖富蘭克林李察森曾經說到,「生命是神給人最偉大的禮物,而我們今生的作為則是回饋給神的禮物」(後期聖徒大會報告,1971年4月,38頁)。 史蒂芬李察,另一位著名的後期聖徒領袖教導,「人生是一項使命,而不是一個職業。」(由多瑪孟蓀引用,旌旗,1988年5月,54頁) 而培道潘會長,主耶穌基督的使徒教導,「不論我們的國籍或種族,不論是男人或女人,不論我們的職業、教育,我們生活的時代為何,對我們每個人來說,人生是一個往返家的旅程,回到神的面前,在祂的高榮國度內。」(旌旗,1987年5月,24頁) 1958年10月17日,一個星期五的夜晚,大約10點17分,一個小男孩誕生在華倫斯家庭。他成了這對年輕父母的第二個孩子,那時約翰才23歲,法蘭斯才21歲。

為何宗教改革是不夠的?

為何宗教改革是不夠的?

新教改革是十六世紀的宗教運動,因羅馬天主教會的腐敗,形成了改革與新教教會的建立。今日世界大約有41,000個基督教派(在名稱、結構與教義方面可看出是基督教的宗教體系)。 馬丁‧路德、新教改革與轉型 新教改革在1517年10月31日由一事件爆發,當馬丁‧路德──一位德國修道士、天主教祭司、神學教授──將他寫在《關於贖罪券效能的辯論》的九十五條論綱張貼在德國維滕貝格城堡教堂大門。他公開邀請他人和其辯論及討論,作為他論述的開端:「出於渴慕真道、明辨事理的願望;文學碩士、神學碩士和維登堡大學常任講師馬丁路德神父擬主持對下列各條進行的公開辯論,並希望不能參加口頭辯論者提出書面意見。奉主耶穌基督之名。阿們。」[1] 馬丁‧路德心知此舉會被開除教籍,但是他繼續對抗教會的不公正。因為不願撤銷訴求,他被冠上異教徒的汙名,並在1521年1月3日,星期四,被教宗利奧十世開除教籍。

說方言的恩賜

說方言的恩賜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 (俗稱摩爾門教徒) 相信信條第七條所說的:「 我們​信​​說方言​、​預言​、​啟示​、​異象​、​治病​、​譯​方言​的​​恩賜​等等。」這些恩賜都是來自於神,賜予的目的則是為了讓祂孩子的救恩。 摩爾門先驅者珍格佛(1830-1873)和約翰譚納家族一起旅行至猶他州。在1847年夏天,當他們和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紮營在冬季營,內布拉斯加州時,珍和70歲的約翰譚納及其他三人出去採集一些莓果。她在日記裡記錄了這段可怕又神奇的經驗。 有天早上我們覺得應該去採一些醋栗。約翰譚納駕著一批馬車,我們一群人,包含他的小孫女瑪提達、兩個姊妹、林蔓(瑪提達的媽媽,約翰譚納的一個女兒)、我和譚納一起出發。我們到達森林,告訴這位老紳士去一間在視線範圍內的房子休息。我們開始採梅果,當我和小女孩跟其他人分得有段距離時,我們突然聽到吼叫聲。這小女孩以為是她祖父的吼聲,正要去回應時被我制止了,我認為有可能是印地安人。

美好的未來終必來到

美好的未來終必來到

聖經彼得走在水上的故事總令我感到印象深刻(見馬太福音第14章)。耶穌基督剛行了五餅二魚的奇蹟,餵飽了五千人。救主也到了山上祈禱,並指示祂的門徒在海的另一邊與祂碰面。海面的風不順,因此使他們被浪搖撼。接著,門徒看見有一個人在水上向他們走來。他們很害怕,但是此人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耶穌吩咐彼得過去,而彼得也走在水面上了。 「只因見風甚大,就害怕;將要沉下去,便喊着說:主啊,救我!耶穌趕緊伸手拉住他,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疑惑呢?」(馬太福音14:30-31) 我經常思考,救主已站在彼得面前,他怎麼還會疑惑呢?在這個星期,我對處於風暴中但依然有信心這件事有更多的了解,這是很不容易的──即使親眼看見耶穌基督治癒的力量與祂的愛。我目前正處在生命的風暴當中,狂風怒號,海水高漲,我知道救主向我招手,要我歸向祂並獲得治癒。現在我能理解為何彼得──即使救主就站在他面前──會疑惑了。我也幾乎聽見救主對我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疑惑呢?」

神 VS. 撒旦:當宗教成為笑柄

神 VS. 撒旦:當宗教成為笑柄

當那些相信神並尋求跟隨祂的誡命的人正努力保衛他們的宗教自由時,也有人正嘲笑他們的努力──有的時候甚至是公開嘲笑。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州,有一個撒旦支持者的團體,想要在奧克拉荷馬市的首都州議會大廈外圍的十誡紀念碑旁邊,建立他們自己的雕像。在2009年,美國共和黨主導的立法機構核准了私人募款的計畫,在2013年於立法專家質疑其合法性的反對聲浪中開始實施。撒旦支持團體的領袖說,基督徒與他們的紀念碑為他的團體的訴求鋪路。雖然這對某些人來說,看似是相信宗教自由的人充滿機智的反駁,但是事實上卻是非案且邪惡得多。亞歷西斯‧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是十九世紀法國政治思想家和歷史學家,給了美國人以下建議: “當任何宗教深根在民主當中……要像是最寶貴的遺產般謹慎地保存它。”* 美國是建立在猶太教與基督教的價值觀與美德上的──像是十誡。我們真的準備好將我們的宗教傳承交給公開嘲笑宗教的人了嗎?因為那正是樹立謊言之父的紀念碑的請求的目的──嘲笑美國所有良善與正直的人。

摩爾門傳道事工-重大的使命

摩爾門傳道事工-重大的使命

為甚麼摩爾門傳教士選擇奉獻自己一年半到兩年的年輕歲月和金錢在傳道事工上?這些年輕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成員(俗稱“摩爾門教徒“)擁有對耶穌基督的見證、渴望聽從祂的訓誡並“牧養(祂)的羊”(約翰福音21:16)。他們也見證這個透過救主親自給予的重大使命還在實施中,並比以往更加緊迫。 甚麼是重大使命? 重大使命是指主復活後給予使徒的邀請或誡命,使他們在各國傳播福音: 「十一個門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穌約定的山上。他們見了耶穌就拜他.然而還有人疑惑。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或作給他們施洗歸於父子聖靈的名〕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16-20)

時代的徵兆

時代的徵兆

摩爾門經尼腓三書第八章記載 : 「雖然已出現那麼多徵兆,人民中仍起了莫大的懷疑與爭論。事情是這樣的,第三十四年的第一個月,在那個月的第四日,發生了當地前所未有的暴風雨。又有大而可怕的風暴;有可怕的雷鳴,將整個大地震動得像要裂開一樣。」 和經 文中這群人民類似,我們正在等待從古到今最重要的時刻,不是耶穌基督的誕生、施助和死亡,而是祂的第二次來臨。聖經預言祂會第二次來到地球,而且和祂第一次來到塵世間的方式不同。祂第一次來臨時是一個憂傷的人,面對苦難(以賽亞書53:3),但第二次祂將以全能之神的身分到來(以賽亞書9:6);第一次來時是一位和平之君(以賽亞書9:6),第二次則是以萬王之王和萬主之主的身分前來(啟示錄17:14);第一次來時是為我們贖罪; 第二次則要將歡迎正義的人,審判還沒悔改的罪人。

婦女節: 美好婦女的典範

婦女節:  美好婦女的典範

使徒保羅寫給以弗所人的書信裡,祂教導以弗所的聖徒透過耶穌基督的贖罪之血,他們可以被拯救。在他們歸信前,保羅說: 「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以弗所書2:12) 但因為基督的贖罪,以及透過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基督教會所立的聖約,以弗所人「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裡的人了。」(以弗所書2:19) 我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 (俗稱摩爾門教)的成員。 耶穌基督的教會散步全球,每個聚會所都教導耶穌基督復興的福音。我搬過67次家,保羅所應許的歸屬感和友誼,在我搬到新地點、因重新來過而感到焦慮時,一次又一次地給了我安慰。因為福音和教會,我從來沒有感到寂寞和孤獨,因為我知道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有一個教會家庭。

Next Page »